*画画丑但还是不要脸的画
*凹凸是安独_(:з」∠)_
*主要堆图/虽然巨丑无敌丑
*有时候会写文???/文笔小学生
*目前沉迷凹凸&刀男&奥雅(是的就是那个儿童游戏)&I☆CHU
*喜欢冷cp
*球勾搭球玩耍辣_(:з」∠)_
 

APH/黑白伊/黑塔鬼 没有标题

真的是没有标题,是从一个贴肢解的所以就干脆不想题目了
两年前的爽文,原谅当时无知的我吧
大概是黑塔鬼的三次创作
老文搬运
我流卢西
希望没有辣到你们的眼睛
对于威尼斯诺这个名字时间太久我也忘了是怎样的设定了,黑塔鬼也是两年前补的_(:_」∠)_,不知道游戏里有没有解释,照我的理解大概是年代不同时期的名字吧
内容有借鉴b站mmd:av1955806  侵删

能接受OK?
那就请继续吧























灰蒙的天空下着大雨,不知名的宅邸中冲出一个人,他完全不顾大雨的席卷,手中紧紧的抱着一本不知名的书,

“出,出来了?”少年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只有我,一个人……”

(不!才不是这样的!)

少年用尽全力的冲向院子的大门,却在离外界只有一步之遥时停下了脚步,带着惊恐的表情转回了身,手上的书似乎拽得更紧了。

“砰!!!”

少年面朝的大门发出了一声闷响,门,被推开了。从里面冲出了一个人,不,严格来说并不是。看样子是追逐着少年而来的。

就当怪物要冲过来之时,

“别!别过来!”少年抑制住自己的眼泪,用自己从没想过的语气哭喊着:“输给我这个……只靠逃跑取胜的人……”

不知是听懂了少年的语言吧,那怪物停下身来,看着少年。

天空的雨一直下着,已经分不清少年脸上的究竟是何液体

“你不会,不甘心吗?”少年低下自己的头,淡淡的说道:“你,可以回到过去的吧,只要,在我逃跑之前,把我们都杀掉就好了啊……”

怪物没有做声,只有哗哗的雨声和少年的抽泣声交杂着。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道光,照亮了灰蒙的天空,也许就是不到一瞬间的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没有一个人。

……
……
……

“咔嚓……”传来了门被推开的吱呀声。但只是一小段,随即响起了叩叩的脚步声。

那人捡起了少年手中落下的书,嘴角翘起一个弧度,慢慢的,只是慢慢的在上面写上了一连串优美的字体:

[威尼斯诺·意/大/利]

“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啊……希望你,不要像我这样……”

随即转身走回了宅邸。

时间回到了现在。

“我,这是……”威尼斯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自己在一个敞亮的空间里,身边传来的是自己好友的声音。

“那个……威尼斯诺先生,会议现在已经开始了,在下尝试着联系美/国先生他们,但是怎么也联系不上。”

"这……”

(看来……真的回来了啊……)威尼斯诺轻呼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等等!他们,难道是……)威尼斯诺的心里有个不好的念头涌现出脑海。

“那个……日/本你,能联系一下他们吗……”

“这个……在下之前已经联系过了,但是无论怎样也接不通……所以……”

威尼斯诺一拍桌子,径直的往大门冲去:“那个,麻烦你去和德/国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出去一下。”说完,头也不回的冲出去了。

(已经……发生两次了,决不能,再这样下去……)

尽管竭尽全力的冲向那座洋馆,但终究,还是没有赶上。

洋馆内,一个硕大的时钟前,只有威尼斯诺一个人静静的站着,手中紧紧拽着的,依旧是那本日记,署名不知何时,变为了威尼斯诺。

“抱歉……我,来晚了……”空荡的房间里回荡着威尼斯诺自己的声音。

“吱呀……”门被推开了,走来的是一个与威尼斯诺有几分相似的身影。

“果然……又是这样……”身影静静的站在了门前,并没有走上去,而威尼斯诺也没有发现空旷的房间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真是……碍眼啊)少年靠着门背,嘴角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眼神却毫无笑意。

“呜……呜……”只有威尼斯诺一个人抽泣的声音在回荡着,不知过了多久,威尼斯诺才缓缓的站起身来,而少年却还是没有作声,只有带着冰冷气息的紫色瞳孔在打量着威尼斯诺。

“我,我没什么力量,但是,但是我现在,只想和你们一起逃离啊,有了这本日记的力量,我…我……”随后的,便是一道刺眼的光芒。

(结果还是这样,看来,我得去做好欢迎你的准备啊……下一周目的费里,阿不,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威尼斯诺)

跪在时钟前的少年消失了,靠在门背上的少年转身离去。

(在这里……会有那个怪物的出现,我,我该怎么办……)威尼斯诺跪坐在走廊里,低头独自一人看着手中的日记。

(难道,我真的,没办法救出他们了吗)

“嗒,嗒,嗒”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威尼斯诺急忙把手中的日记收了起来,慌忙的擦拭着眼角的泪珠。

“喂……你,”走来的是谁。

威尼斯诺抬起了头,看到的景象却让他感到惊讶“骗,骗人的吧……你,你……”

少年笑了笑,说道:“你啊……真的很,”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真的很让人讨厌呢”

“哎?!”威尼斯诺脸上的表情僵硬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了他们这么努力!不过就是几个所谓的朋友吗!!”少年摇晃着威尼斯诺的肩膀。

“喂,你到底想干嘛啦,”威尼斯诺甩开少年的手“至少也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这个房子里,不可能会有多余的人啊!”

少年轻笑了一声,“多余的人……喂喂,谁是多余的人你自己清楚吧,”少年轻眯起漂亮的紫色瞳孔:

“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全知者吧,哼,结果呢,我们的大少爷就跪坐在这里发愁?不是说要一起出去吗?结果呢只是一个人在这里哭?真是没用啊,”

说着,少年不由自主的围着威尼斯诺转起圈来:“真亏有那么多人为你牺牲过,你真的对得起他们吗?啊……玩的太开心了差点忘记你问的问题了啊,我叫做,卢西安诺哦,虽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对我有坏处但还是告诉你先吧。”卢西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像那个跪坐在地上的少年。

“我……”威尼斯诺只是一直低着头,始终不敢抬头来看眼前这个用中/国的话来说是恶劣至极的人。

“那……那我又能怎么办!难道你看着这样的场景就不会感到无助吗!难道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次又一次的牺牲却能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吗?!我知道我没什么力量但是……但是只要是有希望”

威尼斯诺抬起头来,止不住眼泪,对着卢西吼到。

“啧……”卢西揪着威尼斯诺的领子,不顾他的反抗,硬是把他抵到了墙上。

“难道我就不想吗?!眼泪这种东西……流多了就自己会麻木了啊!”

威尼斯诺没有出声,他只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卢西

(什么嘛……他这种人……)

卢西把头扭过一边,小声的说:“如果你真的想救他们,让我来吧,反正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吧……”

头发几乎遮住他的脸,看不出有任何表情。

“……好”

只是简单的回答。


“可恶……就算集合四个人,情况也没有好转不是吗!我们还是被关在这里面,那个怪物也依然想要我们的命啊!!”

路德抱怨着,语气里满是不甘。

“阿西,别往坏处想啊,有那么多国家消失了身影,也有谁会注意到的,救援一定……”基尔说着,不久便陷入了沉默。

一点点的透露出绝望的味道。

(果然啊……和那时的一样,虽然我是很讨厌爱因斯他们……但是,但是……就算是幻影也好,就算不是你们也好,让我再一次看到你们,让我再一次回到那时,就算不是你们,我也会拯救啊,朋友吗……真是可笑的东西呢……从你们消失的那一刻,我就憎恨了被称为朋友的东西了呢)

“德/国,维持现在的样子就好了哦,没问题的,这次,一定能出去的……”卢西笑着说。

(就算我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就当是……我给那家伙,也是我自己的一份礼物吧,龙头之弧……就当做我曾经是日记的主人,再给我一次任性的机会吧……)

“如果能出去的话,马上用跑的,绝对不要回头,不管发生什么事,把时间……”

没等卢西说完,门被推开来了,冲出一个不管是谁都不愿意再看到的身影,

“意/大/利君!!”

“小意/大/利!”

传来不是自己友人的叫喊声。

“约好了哦……德/国。”

【约好了哦……爱因斯……】

“意/大/利!!!”路德冲了出来,只有分秒之差。

(再一次拯救了呢……不管是爱因斯他们还是你们,历史终究无法改变,这一次,还是请你忘记吧,威尼斯诺)

房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紫瞳的少年倒在了地上,在哭泣的,是有着琥珀般美丽瞳孔的少年。

评论
热度(6)
© 大H不能当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