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主要堆图/虽然巨丑无敌丑
*有时候会写文???/文笔小学生
*目前沉迷凹凸&刀男&奥雅(是的就是那个儿童游戏)&I☆CHU
*喜欢冷cp/所以只能自割腿肉啦超难吃的那种qwqqqqq
*球勾搭球玩耍辣_(:з」∠)_
 

跟风填问卷,巨丑无敌丑

id:2101353266 安卓b

求欧皇抱抱_(:зゝ∠)_

终于完成了,巨丑无敌丑,
我竟然在妄想樱花能出水痕……
喜欢的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呗(⁄ ⁄•⁄ω⁄•⁄ ⁄)

APH/黑白伊/黑塔鬼 没有标题

真的是没有标题,是从一个贴肢解的所以就干脆不想题目了
两年前的爽文,原谅当时无知的我吧
大概是黑塔鬼的三次创作
老文搬运
我流卢西
希望没有辣到你们的眼睛
对于威尼斯诺这个名字时间太久我也忘了是怎样的设定了,黑塔鬼也是两年前补的_(:_」∠)_,不知道游戏里有没有解释,照我的理解大概是年代不同时期的名字吧
内容有借鉴b站mmd:av1955806  侵删

能接受OK?
那就请继续吧























灰蒙的天空下着大雨,不知名的宅邸中冲出一个人,他完全不顾大雨的席卷,手中紧紧的抱着一本不知名的书,

“出,出来了?”少年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只有我,一个人……”

(不!才不是这样的!)

少年用尽全力的冲向院子的大门,却在离外界只有一步之遥时停下了脚步,带着惊恐的表情转回了身,手上的书似乎拽得更紧了。

“砰!!!”

少年面朝的大门发出了一声闷响,门,被推开了。从里面冲出了一个人,不,严格来说并不是。看样子是追逐着少年而来的。

就当怪物要冲过来之时,

“别!别过来!”少年抑制住自己的眼泪,用自己从没想过的语气哭喊着:“输给我这个……只靠逃跑取胜的人……”

不知是听懂了少年的语言吧,那怪物停下身来,看着少年。

天空的雨一直下着,已经分不清少年脸上的究竟是何液体

“你不会,不甘心吗?”少年低下自己的头,淡淡的说道:“你,可以回到过去的吧,只要,在我逃跑之前,把我们都杀掉就好了啊……”

怪物没有做声,只有哗哗的雨声和少年的抽泣声交杂着。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道光,照亮了灰蒙的天空,也许就是不到一瞬间的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没有一个人。

……
……
……

“咔嚓……”传来了门被推开的吱呀声。但只是一小段,随即响起了叩叩的脚步声。

那人捡起了少年手中落下的书,嘴角翘起一个弧度,慢慢的,只是慢慢的在上面写上了一连串优美的字体:

[威尼斯诺·意/大/利]

“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啊……希望你,不要像我这样……”

随即转身走回了宅邸。

时间回到了现在。

“我,这是……”威尼斯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自己在一个敞亮的空间里,身边传来的是自己好友的声音。

“那个……威尼斯诺先生,会议现在已经开始了,在下尝试着联系美/国先生他们,但是怎么也联系不上。”

"这……”

(看来……真的回来了啊……)威尼斯诺轻呼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等等!他们,难道是……)威尼斯诺的心里有个不好的念头涌现出脑海。

“那个……日/本你,能联系一下他们吗……”

“这个……在下之前已经联系过了,但是无论怎样也接不通……所以……”

威尼斯诺一拍桌子,径直的往大门冲去:“那个,麻烦你去和德/国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出去一下。”说完,头也不回的冲出去了。

(已经……发生两次了,决不能,再这样下去……)

尽管竭尽全力的冲向那座洋馆,但终究,还是没有赶上。

洋馆内,一个硕大的时钟前,只有威尼斯诺一个人静静的站着,手中紧紧拽着的,依旧是那本日记,署名不知何时,变为了威尼斯诺。

“抱歉……我,来晚了……”空荡的房间里回荡着威尼斯诺自己的声音。

“吱呀……”门被推开了,走来的是一个与威尼斯诺有几分相似的身影。

“果然……又是这样……”身影静静的站在了门前,并没有走上去,而威尼斯诺也没有发现空旷的房间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真是……碍眼啊)少年靠着门背,嘴角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眼神却毫无笑意。

“呜……呜……”只有威尼斯诺一个人抽泣的声音在回荡着,不知过了多久,威尼斯诺才缓缓的站起身来,而少年却还是没有作声,只有带着冰冷气息的紫色瞳孔在打量着威尼斯诺。

“我,我没什么力量,但是,但是我现在,只想和你们一起逃离啊,有了这本日记的力量,我…我……”随后的,便是一道刺眼的光芒。

(结果还是这样,看来,我得去做好欢迎你的准备啊……下一周目的费里,阿不,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威尼斯诺)

跪在时钟前的少年消失了,靠在门背上的少年转身离去。

(在这里……会有那个怪物的出现,我,我该怎么办……)威尼斯诺跪坐在走廊里,低头独自一人看着手中的日记。

(难道,我真的,没办法救出他们了吗)

“嗒,嗒,嗒”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威尼斯诺急忙把手中的日记收了起来,慌忙的擦拭着眼角的泪珠。

“喂……你,”走来的是谁。

威尼斯诺抬起了头,看到的景象却让他感到惊讶“骗,骗人的吧……你,你……”

少年笑了笑,说道:“你啊……真的很,”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真的很让人讨厌呢”

“哎?!”威尼斯诺脸上的表情僵硬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了他们这么努力!不过就是几个所谓的朋友吗!!”少年摇晃着威尼斯诺的肩膀。

“喂,你到底想干嘛啦,”威尼斯诺甩开少年的手“至少也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这个房子里,不可能会有多余的人啊!”

少年轻笑了一声,“多余的人……喂喂,谁是多余的人你自己清楚吧,”少年轻眯起漂亮的紫色瞳孔:

“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全知者吧,哼,结果呢,我们的大少爷就跪坐在这里发愁?不是说要一起出去吗?结果呢只是一个人在这里哭?真是没用啊,”

说着,少年不由自主的围着威尼斯诺转起圈来:“真亏有那么多人为你牺牲过,你真的对得起他们吗?啊……玩的太开心了差点忘记你问的问题了啊,我叫做,卢西安诺哦,虽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对我有坏处但还是告诉你先吧。”卢西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像那个跪坐在地上的少年。

“我……”威尼斯诺只是一直低着头,始终不敢抬头来看眼前这个用中/国的话来说是恶劣至极的人。

“那……那我又能怎么办!难道你看着这样的场景就不会感到无助吗!难道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次又一次的牺牲却能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吗?!我知道我没什么力量但是……但是只要是有希望”

威尼斯诺抬起头来,止不住眼泪,对着卢西吼到。

“啧……”卢西揪着威尼斯诺的领子,不顾他的反抗,硬是把他抵到了墙上。

“难道我就不想吗?!眼泪这种东西……流多了就自己会麻木了啊!”

威尼斯诺没有出声,他只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卢西

(什么嘛……他这种人……)

卢西把头扭过一边,小声的说:“如果你真的想救他们,让我来吧,反正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吧……”

头发几乎遮住他的脸,看不出有任何表情。

“……好”

只是简单的回答。


“可恶……就算集合四个人,情况也没有好转不是吗!我们还是被关在这里面,那个怪物也依然想要我们的命啊!!”

路德抱怨着,语气里满是不甘。

“阿西,别往坏处想啊,有那么多国家消失了身影,也有谁会注意到的,救援一定……”基尔说着,不久便陷入了沉默。

一点点的透露出绝望的味道。

(果然啊……和那时的一样,虽然我是很讨厌爱因斯他们……但是,但是……就算是幻影也好,就算不是你们也好,让我再一次看到你们,让我再一次回到那时,就算不是你们,我也会拯救啊,朋友吗……真是可笑的东西呢……从你们消失的那一刻,我就憎恨了被称为朋友的东西了呢)

“德/国,维持现在的样子就好了哦,没问题的,这次,一定能出去的……”卢西笑着说。

(就算我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就当是……我给那家伙,也是我自己的一份礼物吧,龙头之弧……就当做我曾经是日记的主人,再给我一次任性的机会吧……)

“如果能出去的话,马上用跑的,绝对不要回头,不管发生什么事,把时间……”

没等卢西说完,门被推开来了,冲出一个不管是谁都不愿意再看到的身影,

“意/大/利君!!”

“小意/大/利!”

传来不是自己友人的叫喊声。

“约好了哦……德/国。”

【约好了哦……爱因斯……】

“意/大/利!!!”路德冲了出来,只有分秒之差。

(再一次拯救了呢……不管是爱因斯他们还是你们,历史终究无法改变,这一次,还是请你忘记吧,威尼斯诺)

房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紫瞳的少年倒在了地上,在哭泣的,是有着琥珀般美丽瞳孔的少年。

查看全文

APH/黑白伊 真的是,一起逃离吗?

贴吧搬运,可能没人认识我吧……
毫无逻辑的段子,时间太久了我都忘了剧情走向
震惊!当时的我竟然是个咸鱼写手!!
大概是黑塔鬼三次创作??
能接受的请继续吧(⁄ ⁄•⁄ω⁄•⁄ ⁄)






















嘿嘿,
你们真的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咩~怎能可能!
我啊,可是真的很厉害的哦!
不信的话,
就看看吧,
我的日记,
啊啊……
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
都是真的啊,
我可是倒转了时间啊,
不是魔法哦,
我可是依靠自己的力量,
让大家全员脱出了呢……
德/国,日/本,普/鲁/士哥哥,法/国哥哥,马修先生……
啊啊……
我怎么忘了,
现在根本没有出去啊,
咩…怎么办,
德/国,
我好害怕啊……
我好想和大家一起出去啊……
如果当初没有听信什么传言就好了……
啊?你在安慰我?
咩~我好开心啊~
我真的希望和想的那样和大家一起出去啊~
你说什么?你要帮我?
咩~
……
……
……
骗你的哦~
我啊,
最讨厌的就是你们了,
一个个都是那副嘴脸,
说什么要尽力一起出去,
最后还不是抛下我一个人……
什么?
咩?你说我不是费里?
嘿嘿~
当然了!
我怎么可能是费里西安诺那个家伙,
我是谁?
我啊,
卢西安诺啊……

查看全文

爽图摸鱼
我爱他他最可爱(⁄ ⁄•⁄ω⁄•⁄ ⁄)
如果不嫌弃的话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

只会大头的我_(:_ゝ∠)_

查舒尔·treasure:

奥雅
腿自己的形象卡
原图防雷
人体崩坏
p4p5是这人
 @大H不能当咸鱼 
在没空调的房间里面画画我要被热死了_(:  _ 」∠ )_

摸鱼的安定私服,糊上了十五层滤镜

就当做头像吧

今天我还是只会画大头

其实本来不是安定但是后面越画越像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老图翻出来上色……
我真的不会画领子!!🌚

摸鱼,尝试了一下背景
我知道我是咸鱼辣……_(:_」∠)_
辣到眼抱歉

摸鱼
已经积灰了纸终于用上了_(:з」∠)_

朋友画的金٩( 'ω' )و
他可真是天使

发现水铅勾线好像有不同的效果???

他坠可爱!!٩( 'ω' )و

当你准备约会时
内含雷狮,安迷修

✔丑新第一发
✔做梦产物,撞梗的话那就算我抄袭吧……
✔小学生审美是我
   穿麻袋校服是我
   选择困难是我
   没有雷总和安哥也是我(暴风哭泣)
✔第一次尝试凹凸乙女,ballball你们看我两眼吧
✔欧欧吸属于我






雷狮的场合:

      你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自己摆出来的衣服,身旁的雷狮也插着腰陪你陷入沉思。
      “那个……雷狮,”你先打破了沉默,“你这样我没办法换衣服啊。”
      “哦?就算我出去你也还是要纠结好久吧,那和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同吗?”他挑着眉看着你。
      “你!!!”你被他气的炸了毛,转身将他推了出去,“反正你先出去!”
      看到你好像生气了,他没多做辩解任由你推,最后还帮你带上了门。
     “呼……”没了雷狮在你觉得空气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衣柜。
     (好像真的让他等了很久的样子啊……)
     想起之前雷狮的话,你觉得过意不去,随便挑了一下就决定了衣服。
     你鼓足了勇气将门打开了一个刚好能把头探出去的小缝。
     “雷狮?我好了……”
      你等着雷狮的回答,没想到就在你最后一个字没说完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看着门后的你,突然放大的脸吓到你,一个没站稳就坐到了地上。
      没想到雷狮竟然一直站在门旁边。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什么装扮,小学生吗?”
看到你之后,本来以为会是关心的话语,结果收到的却是无情的嘲讽。
     “恶党!你也不拉我起来!”你实在是被他气到了,索性赌气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雷狮看到你的样子,叹了口气 ,直接把你打横抱了起来,你他在你耳边轻轻的说:
      “笨蛋,那是在夸你啊。”还蹭了蹭你的颈窝。
      你红着脸没有说话。
      今天的你还是拿自己男友没办法啊(摊手)


安迷修的场合:
      今天是难得的周日,因为平时是寄宿生,周末很少出去,你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小姐?还没有好吗?”房间外的安迷修小声的询问着。
      “啊……再等等……”你看着床上的几套衣服,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几寸。
      (啊啊啊啊啊平时一直穿的都是麻袋校服让我的审美都退化了!!!)
      因为不忍心让门外的人等太久,你随便挑了你认为最正常的就出去了。
      “那个……安迷修?等了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你悄悄打开门走了出去,本来坐在沙发上的人听到声响后抬起头来,看到你后突然轻笑出声。
      “怎、怎么样?”他的视线让你有一些不好意思,你觉得自己此刻的脸绝对红爆了,毕竟自己的审美本来就不是很好再加上几年的校服……自己的男朋友那么帅,根本配不上他吧。
     (啊……跟他出去他肯定会觉得丢脸吧……)
      没想到安迷修趁你发呆的这段时间已经走到你的面前,单膝跪地,轻轻托起你的手将唇印在上面,
      “很美哦,那么公主大人,我们出发吧。”
      “嗯……”你呆呆的应了一声,任由他牵着你的手走出了门口。

涂了个leo

滤镜拯救世界!













想要当个画手但是不会画手的故事……

老图

最满意的一张洛基了

又是一个原图消失的悲伤故事……

哇的一声哭了……


表达不出他的帅气


就算没有马也是骑士大人!!!!!


上色翻车就不放了(暴风哭泣.jpg)

© 大H不能当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